7.1.07

Dylan, College Hotel and Lute Suites in Amsterdam


【由左至右: Dylan Hotel Amsterdam·The College Hotel·Lute Suites】



下回要是再說想去哪裡跨年, 乾脆先自斷雙腿好了.

阿姆斯特丹一遊, 我真的被跨年的震天鞭炮給嚇傻. 接下來幾天的飯店採訪行程, 耳朵裡都還是轟隆隆的聲響. 最愛是The College Hotel裡的Bar, 沙發好舒服東西也好吃. 套房裡面就著陽台做成的小沙發, 也相當有情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整間飯店強調是學生的實習飯店, 所以櫃台顯得相當駑鈍, 還有床很難睡以及鏡子離洗手台很遠. 最後沒有浴缸這點也是美中不足. 但他前面有大花園, 旁邊又有名店街, 價格又相當公道, 聽說裡面的餐廳還是全市唯一供應Dutch美食的高級餐廳. 所以說世界上的事沒有十全十美, 老是能在最短時間內發現缺點, 真是我當編輯的很大毛病.

第二家Dylan Hotel位在相當市中心的位置, 我幾乎要開始幻想夏天來這裡小住, 會是一件多開心的事. 可惜我們到的時候是又溼又冷的冬天, 五點就天黑只讓我覺得萬物蕭條. Dylan去年脫離了西班牙Stein集團而獨立經營, 在此之前他叫作Blakes. 沒錯, 他以前就是倫敦Blakes的分店, 想不到我倫敦沒住成Hempel, 阿姆斯特丹倒是見識到了Anouska Hempel的設計風格. 套房由於在三樓的關係, 屋頂斜的我都要撞到頭了. 鏡子依舊沒有擺在想要的位子, 床依舊很難睡, 倒是浴缸和Molton Brown的產品很討我歡心. 公關特地給我訂了花還送了酒, 想必是很想作亞洲人的生意. 參觀完Suites之後, 我只能說瑪麗亞凱麗大手筆包下全部Suites是對的!挑高的Loft和Kimono兩間套房真是漂亮, 面河的景觀把這城市最美的那一面, 都表現出來了.

第三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Lute Suites, 睡完我只想把這整棟都搬回巴黎!設計大師Marcel Wanders與Cappellini, Moroso合作的傢具, 加上城中名廚Peter Lute的完美餐廳, 更有Bvlgari的盥洗和La prairie的保養品, 然後舊日工廠改建的無比挑高又是我的最愛, 若真要挑剔, 就是我花了135歐元的晚餐桌上, 桌巾沒有先燙好, 以及衣櫥太小, 和三樓的床還是很難睡. 但是我實在是太太太中意那Boffi的浴缸, 和可以自動打奶泡的Espresso機了!

金先生拍完這三家飯店, 回程生了場重病. 真是沒有富貴命呀, 我只能這麼感嘆.

【點我去Dylan Hotel】

【點我去The College Hotel】

【點我去Lute Suites】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