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09

The World Next Top Designer


【左:已經下台的Paulo Melim Andersson; 右:設計宛如Zara的Ivana Omazic】


不僅超級名模要生死鬥,現在就連時裝設計師們,也是生死鬥戲碼裡的要角。如何在業績和自我間取得平衡?如何在維持品牌精神得前提下,發揮出個人特色?改朝換代的政治正確性,還得時間來證明一切。



與昔日光輝搏鬥

所有時裝設計師的願望不過如此:加入時裝power list,讓自己的一舉一動左右著流行。要達成以上心願,最快的辦法就是加入名聲顯赫的時裝品牌,並祈禱Anna Wintour或是Suzy Menkes對你一見鍾情。但婦孺皆知的另一面,對像是Chloe新任設計師Paulo Melim Andersson這類的人來說,要超越昔日光輝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從70年代以來,Chloe一直在法國女裝成衣界佔有一席之地,從Karl Lagerfeld,Stella McCartney到前任設計師Phoebe Philo,大家遵循的都是同一方向:實穿而不譁眾取寵,流行而不盲從潮流。即使在Paddington手袋最熱賣的季節裡,由Phoebe Philo所設計的女裝成衣還是相當有看頭。而現在,套句Suzy Menkes的話說:「Andersson依舊受到他在Marni時期的強烈影響,方形剪裁和那些藝術性濃厚的印花,對於Chloe來說是太多了。」

瑞典籍加上倫敦聖馬汀學院的背景,使得Andersson迅速在米蘭的Marni設計團隊裡佔有一席之地,但對於Chloe來說,他顯然無法參透法國女人的神髓。就算品牌請來與Balenciga相同的時裝顧問Marie Amélie Sauvé,試圖導正他結構性太強的設計風格,最終結果也只能讓秀上的造型,在藝術性和實用性間擺蕩;像是被人扼住喉嚨發不出聲的叛逆少女,使壞也使不得全。Celine則是另一個更換設計師後,遭遇相同困難的法國品牌。Michael Kors為品牌帶來的朝氣和買氣,繼任者Roberto Menichetti沒能做到,而最新的創意總監Ivana Omazic,一時間也沒能為Celine找出新的方向。賣手袋鞋子配件多過時裝,對一個時裝設計師來說,應該算是最難堪的處境。2006春夏第一季的設計,被Sarah Mower評做「這根本行不通」,五季後那些澎裙和深V領連身洋裝,依舊沒有任何的識別度。市場考量行政方向,通通不是藉口;若時裝本身有靈魂,那麼就算是再挑剔的嘴,也會為之傾倒。

鴻圖大展的新氣象

在新任設計師執掌下,品牌名氣翻了兩翻的情況,也所在多有。最好的例子,要屬Jil Sander的
Raf Simons,以及Nina Ricci的Olivier Theyskens。前者自2006開始,讓這個從併入Prada集團底下就一蹶不振的品牌,重新受到時裝編輯們的熱愛;而後者不用多說,更是許多人心中「不可多得的時裝天才」。Jil Sander本人兩進兩出同名品牌,堪稱是21世紀時裝史的第一個重要事件,它說明了賺錢比風格重要,手袋鞋履比衣服褲子重要,已是所有老闆心中既定的事實。2006年Prada宣佈Raf Simons將接手Jil Sander,隨後整個品牌又賣給了私人投資公司,一時間大家都擔心,這會不會又是下一個徹底消失的Helmut Lang?

幸好Jil Sander比僅存在Barneys co-op裡的Helmut Lang氣數長的多。入行10年的Raf Simons以精準的剪裁和濃郁的色塊,不但重現了90年代品牌的極簡精神,更成功的使其換上了摩登的外衣。同樣在2006年,Olivier Theyskens被迫離開他一砲打響的Rochas,面臨即將失去舞台的窘境。這一下不僅Anna Wintour想介紹他接手Ralph Laurent,就連義大利的Valentino也謠傳一度有意讓他入主。但最終他還是選了發跡地巴黎,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換下了Lars Nilsson,將自己的工坊搬到了同條街上的Nina Ricci,也正式展開這個老牌子重生的旅程。當頭上裝飾著深灰色鳥羽毛,身著淺灰色緞質禮服的模特兒魚貫走出,2007年秋冬季的首度創作,Olivier Theyskens向全世界展示了介於黑與白之間的無限可能。無論是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晚宴,或是Chanel高級訂製服的front row,這位不到30的年輕人,在全世界時尚界走紅的程度,私號不亞於當年接下Dior大位的Yves Saint Laurent。族繁不及備載的設計師還有Yves Saint Laurent的Stefano Pilati,以及Givenchy的Riccardo Tisci。以上幾個實例證明,只要找對接棒人,品牌神話想要維持下去,也不見得是不可能的任務。

2008新展望

那麼放眼2008,又有哪些精彩好戲值得期待呢?在巴黎,就屬法國之光Sonia Rykiel的引退最受人注目。今年正好是品牌創立的40週年紀念,Rykiel本人選擇在此時光榮離開,世代傳承的意味非常濃厚。繼任人選是由聖馬汀學院畢業,曾待過Lanvin和Anna Molinari的Gabrielle Greiss。新氣象的Sonia Rykiel是不是還能維持一貫的甜美性感,有待後續觀察。而三年來換了三任設計師的Emanuel Ungaro,這次終於由新任總裁Mounir Moufarrige,欽點年僅23歲哥倫比亞裔英國籍的Esteban Cortazar出線,一片空白的履歷表就被委此大任,可說是跌破眾人眼鏡。另外像是Cacharel請來同樣以印花著稱的雙人組Eley Kishimoto操刀,要如何在相同市場下區隔出不同風格,是目前品牌面臨的最大考驗。最後Jose Enrique Ona Selfa黯然離開Loewe,則被視為是品牌想進一步搶攻手袋市場的大動作。

倫敦指標性品牌Mulberry的藝術總監Stuart Vevers既然去了Loewe,那麼到底誰有本事,肩負起繼續人手一袋Mulberry的重責大任呢?《POP》雜誌的創辦人Katie Grand是首先被提及的名字,最後終於塵埃落定選擇了。Emma Hill這位曾經在Burberry,Calvin Klein,Marc Jacobs和Gap負責過配件設計的英國設計師,由她來詮釋新一代的Mulberry,可說是再適合也不過。最後在米蘭,大風吹的情況則是更為明顯:Alessandra Facchineti離開了Moncler,前往接手Valentino的女裝成衣路線,留下的位子則由Giambattista Valli遞補。由巴黎高等時裝公會學校畢業的Cristina Ortiz,將會取代Graeme Black在Salvatore Ferragamo長達10年的女裝創意總監位置。這位在Prada,Lanvin和Brioni任職過的義大利籍設計師,將為鞋履起家的Ferragamo建立起什麼樣嶄新風格,相當值得期待。

(一直懷疑這篇文章會被退稿, 畢竟我嫌棄兩位重要的廣告主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